李白当官 第三章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

李白当官 第三章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-w66利来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李文儒想起那天自己被双规的事情,都心有余悸,那种无法言语的心酸和痛苦搅动得心情沉重无法言语。难道真如二十多年东方玄学大师所说,自己是特殊的文物,就要经历特殊的空难不成?时空在他大脑中飞转,仿佛时空像电影一样呈现!


春节刚过,李文儒正在修改策划安都市大观园方案时,一帮称省纪委和中纪委的人闯进办公室,“跟我们到省纪委走一趟,我们有事要问你。”一位中年汉子温柔地说道。


这不,这一走,就失去了自由,完全中断了与外界的联系。现在连电话也没有了,更不要说打电话!


李白当官 第三章 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


不知是环境变了,还是心态变了,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,没有生机,就连空气变了,变得干躁,沉闷,似乎口干成如同久旱的农田裂缝。


李文儒不是秘秘双规,而是弄大街小巷都弄得满城风雨,老幼皆知,“李文儒出事了,那是罪有应得。”省教育厅厅长朱明泉说在教育大会上,激情满怀,痛斥他千刀万剐,不是好人,腐败成性,坠落成兽。


“李广儒没有什么本事,就是抓马留须功夫了得,像这样的腐败分子就要严打,而且严办,之所以腐败就是因为犯罪的成本太低了,没有加大处罚力度。再说他要不是欺骗领导,骗取领导信任,以他的本事,怎么能进入安都市市委,又怎能当上市委书记?”省交通厅厅长郑方仁在省委,省政府组织的廉政大会,以李文儒的案子现身说法,教育广大干部要廉洁奉公,遵行国家法规,不要像一样的下场。


被秘密关押在江陵省黄陵看守所的李文儒,面对省纪委审讯人员的讯问,他第一次感觉特别不是滋味,特别难受,难堪,好像心如刀绞般的疼痛!最痛心的是自己不知做了什么违犯国家法律的事情呀!


“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带来吗?”一位五十上下的男子,架着金丝眼镜严厉的质问道!


李文儒恐惧之后,随后保持镇定心神,大声回应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“你为什么要贪污,难道你这样高的官,不能严于律己,为什么还要去贪污国家的公款,为什么还要搞权钱交易?。”


“什么钱权交易,什么卖官买官,我没有贪污,我也不清楚,我倒是要问问你们,你们凭什么把抓起来呢,你们有没有王法,有没有党纪国法,你们知道不,我是被人陷害,他人嫁祸于我的。”李文儒调整了语气,不再歇斯底里吼叫,而是极力让自己慢慢变得平静地反问道。


“你经常在大会上大讲特讲,做一个先进的、清正廉洁的共产党员,不为名利所累,然而你却老子天下第一,自认为山高皇帝远。,你以为你就是能上天了,没有人把你制服得了吗,你要明白,国家机器,有的是办法!”旁边那位年轻的纪委人员闪着鹰眼怒目而视,大声说道!


面对纪委人员,检察官的不断讯问,开始他还有许多顾虑,担心,害怕,历经几天的审问之后,李文儒不仅没有害怕,反而变成一副泰然不惊的神气。1.78米的李文儒,戴着一副金丝近视眼镜,高高瘦瘦的个子,没几天他的伟岸,高大的美男子就变了样,走了形,精神憔悴,气色晦暗,年近40岁的他已是未老先衰,不知是被案子的事情折磨成如此模样,还是因为心中有太多的悲哀之事,被自自的恐惧,弄得心神不宁,神态异常,神情悲伤呢?


没有中蹲过大牢的人无法理解失去了自由有多么的悲伤,整天无所事情,犹如一只苍蝇无目标的嗡嗡叫闹,也如同困兽吼叫,现在回想梦里的警告和东方玄学大师所说劫难……早知是这样不如不当这个官,只可惜太晚了,以致无法弥补,叹息世上没有后悔药呀。李文儒希望用手中笔向领导陈述自己无罪,希望能得到党和国家的了解事实真相,还自己一个清白,回想自己也没有贪婪,也没有特别大的欲望,更没有去搞什么腐败,而且给自己评价,自己是一个比较单纯,讲正气,廉洁为官的人。


看守所每天难以下咽的食物,气味怪异,霉臭味在监舍飞旋,那臭气熏天的味道,让人欲疯,要癫狂了。这远比他在农村的环境还要差多少倍,再说自己多少年也没有遭受过如此差的环境!


李文儒心理埋怨着,心中怒骂着,那分痛不欲生的感觉,真是让他百般焦急,急躁,此时他才明白了什么是煎熬,什么是度日如年,等待一天,是如此漫长,这一天又一天,与其说这种煎熬抽落人的意志,倒不如说是心死形存,猪狗不如的人生。


李文儒跌入了犯罪的深渊,死亡的地狱,才觉出了没有权力陪伴的日子是多么痛苦,无奈,简直痛不欲生,生不如死,活着比死亡更可怕。


“谁剥夺了我的一切。”李文儒在反问自己,沉思自己,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我没有犯罪,如果真是自己犯罪了,腐败了,那就是自己罪有应得,可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做?


原发布时间:2016-1-26 13:38:47

利来w66的版权所有:http://www.iada.com.cn 转载请注明出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