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多情吟悲词—第六十九章—小说连载

女子多情吟悲词—第六十九章—小说连载 -w66利来

更新日期:2019-6-2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公司顾问刘昕葆


  江丽媛用手轻轻剥开虾皮,然后缓缓送入李文儒口中,“听说男人多吃些吓和海产品,精力才旺盛,是不是?”
  “我倒是从未报上见过,至于真与否,到时实践你就知道了嘛。”李文儒坏坏地笑。
  “你真坏,硬是环境可以改变人呢。”江丽媛边笑边用左手捏着他的腰 。
  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,我就觉得现在就是怪,那些真才实学老实巴交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夫妻不爱,说他们没情调、呆板、刻薄,没情趣,相反那些油嘴滑舌,坑蒙拐骗、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、阳奉阴违的男人特别讨女人喜欢,当她们上当受骗后,才后悔说老实过日子才实在已晚。”
  “你是老实人,还是油腔滑调的人?”江丽媛推着他说。
  “你自己观察嘛。”李文儒也直白地笑着说。
  “我就是要你自己说嘛。”江丽媛不依不饶。
  “绝对保密。”李文儒也卖起关子。
  “哎呀,我们不谈社会乱七八糟的事,谁爱上当上去呗,我们管得着嘛,社会现象多着,由它自生自灭,吃菜。”说着又给李文儒夹了一只虾,然后两人端起酒杯两手相交慢慢喝着交杯酒。
  “问世间,情是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,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邱处。”江丽媛吟完不禁泪流满面,凄美动人,好好气氛一下把李文儒推到异常悲凉的境地。
  “这是为何,好好端端,竟吟出这等像殉情似的。”
  “文儒,为了我可以不顾一切,生死、名誉,甚至不在乎什么流言蜚语,别人的眼光,当一个女人爱到深处的那种感觉,如果用语言也显得苍白的,我只能为爱而生,哪怕彩虹很短,流星一闪,但却是最美的时刻,或许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  李文儒以前读过金代词人元好问的《摸鱼儿·问世间情为何物》,虽不真正读懂这诗的具体内涵,但大意借殉情大雁而歌颂坚贞爱情的词,这在当今社会,一切求短求快,连男女之间的恋情也通过短短的几分钟交谈来定夺,“闪婚”与一夜情被一些人视为“潮”的行为,难道她有什么特别的难言之隐不成?
  “我此生能与你相识相知相守,我为了追求自己幸福,爱我所爱,要得到你,你知道我守了你多少年,整整20年啊,20年,人生有几个20年,对于一个女人有多少20年,可我为你哪怕香消玉殒,青春逝去,红颜衰老,都在所不惜,人在这一生难能有份真爱,现在我得到了,可以说死而无憾。”
  “别说了,太沉重了,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对我这样生死痴情,都怪我太粗心了。”
  “这事怎能怪你,琴姐对你不错,你可要珍惜,只是我没有她的命好,她抢在了我的前面去了,恐怕我这一生都没她命好。”说完又流泪了。
  “真不知道,这女人心像天上的云说完就变,一会她们生死相偎,一会又悻悻相惜,到底她们之间葫芦里装的什么药。
  ”听说你又在西华大学读文学博士?“李文儒多情地问。
  ”哎呀,这哪叫博士,是我舅舅说现在要当厅级干部必须要有高学历,必须混张文凭,一想,平时空余时间又多,想到你是海外归来博士,我跟你交往总不能层次太低了,再说我也喜欢文学,不过现在像这种官场上的事也太多了,单位出钱,一边上班,隔三差五听一次课,有些报了名,听了几节课,两年下来就是一个博士学位证书,这种文凭太滥了,所以千万别信,什么硕士、博士,现在当官里有多人不也混了个博士、硕士帽的,一想到这事我都觉得脸红,别提这个了。“江丽嫒说得得真切,也是现实。
  ”但无论如何,说明你是求上进,总比那些浑浑噩噩者强,现在多少人不浮躁,不功利,学点比不学强,至于一纸文凭,我以为并不重要,关键要在社会上立足,靠的是真才实学。“李文儒呷了一口,神色飞舞,好像把话闸子打开了。
  ”说实在的谁不爱江山,谁不爱粉黛,谁不爱金钱。有钱才有品位的生活,以往我只知道搞学术,认为学术人不能谈钱多俗气,自从跟你后,我觉得钱是带香味,并非酸文人常挂嘴边那名铜臭味。是啊,没钱能干事业吗,整天都为生计发愁,又如何去为社会作贡献,任何事情其实都有双重性,我以前一直排斥金钱,话说回来不是我一个的专利,恐怕是整个知识界人的通病。你说他们爱钱不,喜欢,可是嘴上照骂铜臭味十足,客观地说是口是心非,只不过多少人不愿承认金钱味是香的。“”我能改造你有这种认识,我心满意足了,人在社会上生存,它有许多规则,我很欣赏你的聪明,那种深沉的魅力,我有时都不知道怎样控制自己,今生今世拥有这份情死而不憾。“江丽嫒接过方派充电宝,感觉温暖地说。

原发布时间:2013-1-4 9:59:46

利来w66的版权所有:http://www.iada.com.cn 转载请注明出处